喜怒哀樂Four moodsFour moods
喜怒哀樂Four moods
導演:白景瑞、胡金銓、李行、李翰祥
年代:1970 | 片長 :144 min | 出品國:台灣/新國聯影業有限公司
翻譯名稱 Four moods

工作人員:製片:楊樵|策劃:謝家孝
作品語言:國語
原始規格 35mm拷貝/彩色/有聲/中英文字幕

〈喜〉
演出:甄珍(飾女鬼謝凡)、岳陽(飾書生)、劉明(飾女鬼顏痴)、陳國鈞(飾盜墓人)
導演:白景瑞|編劇:朱向敢、白景瑞|攝影指導:林贊庭|藝術顧問:趙澤修|音樂:左宏元|美術設計:李小鏡、張佩成|道具設計:李超仁|錄音:洪瑞庭|照明:支學福|剪接:汪晉臣|劇照:富偉|副導演:孫仲|助導:魯繼祖|場記:鍾福文|劇務:周慶廳|化粧:李容身|服裝:李志奎|道具:林啟瑞|場務:李元清|

劇情簡介:
夜深了,書生正懸樑刺骨地苦讀,突然狂風大作,油燈被吹滅,書生頗為驚懼,不一會兒,風停燈亮,一位白衣少女向書生頻頻微笑。書生很慌恐,但少女並無惡意,書生也被少女的美和淺笑迷惑了。原來書生進城回家時,撞見有人盜墓,書生路見不平,仗義將盜墓人趕走並將墳墓填平。這位少女正是該墳墓的受葬者,名叫謝凡。她為了答謝書生而特來獻「身」,兩人一夜繾綣。破曉時分,謝凡消失了,書生感到萬般失落。昨夜的纏綿填滿了他的記憶,也勾起了他的原始慾望。他歇斯底里地狂奔到墳場尋找,他找到了一個女墳,上面寫著「愛女顏痴之墓」,他對著墳墓虔誠的痴笑,然後滿心高興的回去了。夜!又來了。書生仍在燈前夜讀,但今夜他只期待像昨夜一樣的艷遇,他等著!等著。然後又是一陣狂風吹襲了燈,書生期待著。燈亮了,他睜開眼滿臉笑容,然而他看到的卻是一個又醜又痴的女人,那個女人向他痴笑,書生驚嚇地在滿屋裡亂轉,最後女鬼抱住了書生。

〈怒〉
演出:曹健(飾楊延昭)、張福根(飾任堂惠)、薛漢(飾焦贊)、陳寶亮、黃國柱、杜偉亮、李逵(飾解差)、陳慧樓(飾劉利華)、胡錦(飾劉妻)
導演:胡金銓|編劇:胡金銓、謝家孝|製片:潘耀坤|攝影:陳清渠|美術:李小鏡|音樂:吳大江|化裝:江美如|服裝道具:李家志|編劇:胡金詮、謝家孝|副導:苗天、薛漢|場記:林瑛、李燕|場務:張占勝|

劇情簡介:
宋朝丞相王若欽因妒恨楊繼業和楊氏一家子的聲望,他派他的女婿謝金吾去燒楊家的天波府。楊繼業六子楊延昭手下大將焦贊,大為憤愾,盛怒之下打死謝金吾。王若欽就以殺人罪將焦贊放逐沙門海島,為了預防王若欽陷害焦贊,楊延昭派任堂惠便裝尾隨在後保護焦贊。押解焦贊的解差,在途中想害死焦贊,但反被焦贊制服,焦贊也趁機取下了刑枷。這天他們在一家旅店投宿。旅店主人誤以為任堂惠是富商,因此起了偷竊知心。趁著子夜漆黑,店東劉利華和妻子準備下手,一場惡鬥就此展開。焦贊驚醒後也加入戰局。慌亂中,劉利華被妻子的飛刀誤殺,焦贊和任棠惠也就輕易地制服了劉的妻子和她的手下。焦贊繼續他的放逐旅程,但是在他們的行列中多了一個人,那是劉利華的妻子。


〈哀〉
演出:張美瑤(飾藍翩翩)、歐威(飾魏虎)、韓甦(飾牧羊人)、上官亮(飾牧羊人)
導演:李行|編劇:張永祥、李至善、李行|攝影指導:賴成英|藝術指導:鄒志良|音樂:左宏元|服裝設計:段凌|攝影:陳坤厚|錄音:洪瑞庭|照明:李亞東|剪接:沈業康|劇照:謝震基|副導演:李融之|助導:楊敦平|場記:楊家雲|劇務:石雲華|化粧:周玲子|服裝:舒蘭英|道具:張漢卿|場務:范泰清

劇情簡介:
魏虎一路上都在咬牙切齒,他痛恨藍剛一家子,他們害他坐了七年冤獄。今天他出獄了,他發誓一定要報這滅門之仇。他終於回到早已荒蕪的家園,兩個在避雨的牧羊人告知,仇家在霸佔他們家沒多久也遭人殺害,如今庭院久無人住,鬧鬼傳言不斷。魏虎踏著大步子向裡走,他看到仇家的靈牌,掩飾不住內心的怨恨,一口氣把所有的靈牌全砍了。魏虎燒著靈牌,也燃燒著他的怨恨。夜裡,魏虎發覺有個神秘女子在一間在房裡刺繡,她因逃難至此,見沒人便住了下來。她讓魏虎看了她的刺繡,那是魏家被藍家殺害的畫面。魏氣極了,她又讓他看了藍家遭仇人殺害的慘狀,並告知魏家至少有人,藍家僅剩的一個女兒據說也上吊了。她希望魏忘掉仇恨,但魏仍堅持要挖出藍家的墳,鞭他們的屍、敲碎他們的骨頭,她一再勸阻,希望幫他整理荒蕪的庭院,幫助他重整家園。當晚女子獻「身」慰藉,期待用愛感化魏虎。隔天女子表明自己是藍剛之女,盼望魏虎能用愛來消除仇恨,魏虎根本無意理會。最後,魏虎還是要掘墓洩恨,她勸阻無效,決定離開,魏虎緊跟著,但她卻消失了。忽然,血從碑上流下來,留在寫著「藍翩翩之墓」的碑上。

〈樂〉
演出:葛香亭(飾許老爹)、楊群(飾王六郎)、江青(飾銀菱)、李麗華(飾婦人)
導演:李翰祥|原著:蒲松齡|編劇:李翰祥|攝影:陳榮樹|音樂:楊秉忠|美術:李小鏡|錄音:王榮芳|剪接:張中民|燈光:楊偉雄|化粧:林鴻穎|劇務:傅秉強|道具:杜凱|服裝:李淑清|劇照:謝震乾|場記:王繼業|場務:李玉樹

劇情簡介:
許老爹像往常一樣地在河邊捕魚。但今天很怪,網裡只撈起一隻破簫,他反覆地瞧了瞧,然後將它甩得老遠,沒想到那簫卻發出了宏亮的聲音,許老爹覺得奇怪將簫撿起,簫居然發出動聽的聲音,他大吃一驚,將蕭丟在水裡,突然他背後傳來一陣笑聲,許老爹回頭一瞧,有個白衣秀士手裡正拿著簫。不久,兩人逐漸熟稔起來,秀士還用簫聲來幫許老爹捕魚。這位名叫王六郎的秀士,就這樣和許老成了莫逆之交。誰知王六郎告訴許老爹說:我不是人。許老爹驚詫地去摸他,才發現六郎的確是鬼,老爹害怕極了。但王六郎並沒有害許老爹之意,他只是告訴許老爹,明天他有個機會投胎做人,替死的是個少女。許老爹為他慶幸不已。第二天清晨,果然有個少女在河邊徘徊,許老爹發現那是因婚事被家人反對而要投河的銀菱,許老爹一把抓住銀菱將她拖進屋裡。夜裡,王六郎又來了,他並不責怪許老爹,但他告訴老爹,明天他又有個替死機會,並要老爹不要像上次那樣救了替死者,許老爹也答應了,他為了怕自己再動惻隱之心,還將門窗釘死,。清晨,一婦人抱著幼兒在河邊啼哭,她要自盡,然而幼兒不住啼哭,許老爹一直強忍著不出去救人。不久老爹發現那孩子已不再啼哭,那婦人抱著孩子走了。王六郎接著出現,原來他不忍見孩子成孤兒,放棄了這個投胎的機會,老爹只得安慰他。豈料王六郎的一念之善,感動了玉皇大帝,因此受封為招遠縣的城隍。王六郎在仙女們的擁簇之下離開了,他在雲端笑嘻嘻地向許老爹丟下一幅長卷,上面寫著「為善最樂」。